笺素栖晓

长期失踪,文笔不咋的,写东西为开心,当然您开心就更好了。

【应该是柳沈?】一把扇子的自述

*我本是高产。真的,信我。

*今天是农历生日。生日快乐@自己

*欢脱系列,我也不知道好不好长不长。嗯。


.

.

.

大家好,我是沈清秋手里的那把扇子。

对,就是那把总掉的扇子,那把沈清秋用来撑场面的扇子。

你们应该都知道他经常把我拿手里或者放袖子里吧?

对,我目睹了很多东西。

类似于这样那样,婴婴绝对不能看的事情?

你觉得我会讲?

对你对了,不过你得先听我逼逼完。

你要听我说,不要急,懂吗?

好,深呼吸。

我和你说,我其实是知道沈清秋不是那个沈清秋,只是我不说。当然,具体他从哪里来的我也不清楚,我说了那个沈清秋也听不见,就算他听见了对着我说话,别人会认为他是傻逼的。你天天对着一把扇子,例如对着我说话,你也会被别人当成是精神错乱或者是妄想症。

作为一把扇子,不得不选择成熟和沉默。哦,单选题,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

还算个屁选择。

我也知道系统的存在。

沈清秋休息的时候我就和系统说话。

系统其实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子,谷歌翻译声是他的工作需要。

沈清秋是系统的宿主,所以关于沈清秋以前的信息系统不透露,哦,沈清秋不是那个沈清秋的事情是系统告诉我的。不过系统会把沈清秋的歇斯底里啊鬼哭狼嚎啊哭爹喊娘啊什么的分享给我。还有一些我没见到的事情。

比如说沈清秋重生,比如说闯迷宫啊修剑冢啊什么的。

所以吧,我也知道沈清秋他不是很喜欢系统啦,不过也没有机会告诉他,系统所做的都是工作需要。

如果你们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告诉他,系统是个很好的男孩子。虽然系统也没机会体现出他其实很好。

我记得我会说不可描述的事情?

哦,这个啊,当然没问题的,只不过我见到的不是官配啦。

是系统拉着我去另外一个空间,见到了清歌先生和沈清秋…那啥。

就,你们秒懂意思的,那啥。咳。

挺不好意思的…心里想的都是“哦哦哦沈清秋和清歌先生在一起了呀挺好嗳”“沈清秋另一面原来是这样的啊”“天哪他们真的不会被发现吗”之类的。只有系统在咂舌说“世风日下啊”“哎哟这体位不错嘿”“啧啧啧柳清歌真大胆啊这地方还敢让沈清秋动静那么大”之类的。

作为一把扇子,我是白的,沈清秋不给我染色所以我也红不了……

哦,世风日下指的就是,嗯……他俩在公共场合嘛。

清歌先生他……趁弟子晨练的时候把沈清秋给……

咳,那啥。

我也不知道系统为什么可以盘着腿嗑着瓜子儿嘿嘿笑着看人家行房事……

还别说,系统的瓜子挺好吃的,有机会你们可以尝尝。

……你们好像没机会哈。好吧,那就让我替你们吃吧嘿嘿嘿嘿……

系统急匆匆又急着把我拉回了原来的空间。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沈清秋听到嗑瓜子儿的声音了。

…………哦。好吧,反正他俩也快完事儿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啦。

我其实是很喜欢清歌先生的,甚至比喜欢沈清秋还要喜欢的喜欢。

因为每次我被沈清秋不小心丢掉,都是清歌先生把我捡回来的!

清歌先生也是很在意沈清秋的吧。

不管是哪个空间。

原来那个沈清秋的空间除外。

好啦,我就讲到这里了哦。

今天沈清秋让我出来晒了太阳!!

超开心的!我都快闷死在袖子里了!

系统变得冷冰冰的超不习惯啊……他工作的时候都不理我的——大概是怕沈清秋发现我吧qvq

好吧,好吧。

反正到沈清秋睡着的时候,我就可以和系统说说话啦。

今天太阳真好呢……



END

【漠尚】不答

*来自 @短尾少女 的点文!

*发小设定?

*看着有点儿跳就是了x


1.

漠北君和尚清华小时候就是住在两对门,近得只用几步就可以敲响对方的门了。

大家关系挺好,所以来往也多。

所以漠北君和尚清华小时候都是一块儿撒泼打诨寻开心。是的,是的,漠北君小时候跟尚清华一个德性。就是话比尚清华少点儿。

一个冬天,他俩团雪球玩儿,把别人家栅栏砸的稀巴烂。那肯定是要向他俩讨说法的嘛,然后双方父母连连向栅栏主人道歉,并把漠北君和尚清华拖回家狠狠揍了一顿。

“漠北君,你说我们做错啥了?”尚清华揉了揉被揍红了的屁股,嘟囔着。

“那栅栏不是我的,不能给你砸。”漠北君如是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尚清华嘿嘿一笑,顺了顺漠北君的头发,“嗳,你的意思是你的东西我可以随便砸咯?”

“是,不过得我们俩一起,到时候你犯错了,不好。”

“你还担心我?!”

“不,到时候你会反过来埋怨我说为什么我不跟你一起犯错。”

“……哦。”


2.

曾经尚清华一度认为漠北君是女孩儿。

“漠北君,你为什么要穿我们男子的衣服?”尚清华不解。

“天经地义。”小漠北君就当是尚清华的日常抽风又犯了。

他们同岁,都是十二。

“啊?怎么会是天经地义?漠北君你脑子没问题吧?姑娘家还是穿那襦裙来得好。”尚清华语重心长。

然后漠北君把尚清华扯进卧房脱了上衣给他看。

……哦。


3.

为什么尚清华要叫漠北君大王?

十三岁那年,因为他俩上私塾赌谁的成绩高,谁输了就俯首称臣。

本来尚清华超级有把握的因为先生平日里也夸过他很多次。

然后他跟第一漠北君,差了不知多少。

哈哈??


4.

不知为什么漠北君突然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十五岁的尚清华疑惑着。漠北君是在用功读书吗?好像这个理由套不进去。

漠北君的爹娘…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们了呢。一直是漠北君开门。

这个不懂事的尚清华专门去敲了漠北君家的门,专程问了这个问题。

漠北君非常响地把门关上了。

“大王,你这是怎么了?”尚清华趴在门上对着门缝喊着。

“别把自己关着好不好?好歹咱们一起待了十五年了,也是哥们儿了吧?别不说话啊……”

门突然开了,尚清华猝不及防,一个扑棱就摔在了漠北君怀里。

挣扎着爬起来,他看见大厅里摆着两个灵位。是漠北君爹娘的名字。

“不想太隆重……见不得光。”漠北君开口了。

头一回,尚清华觉得漠北君的坚强是不对的。


5.

一年以后,漠北君的暴力倾向越来越明显了。以至于漠北君脸色一冷,尚清华就怂得不行。

虽然漠北君平时也没什么表情。但他不高兴,嘴角会微微往下沉。

爹娘问起为什么一从漠北君家回来就满身的伤。尚清华就笑着说。

“没事儿,漠北君练武,我陪着他练,正常。”


6.

后来尚清华要搬家了,尚清华的爹立了个小功,要升职。

尚清华第一时间找到了漠北君。

漠北君冷着一张脸,尚清华的心不知为什么凉了很多。

“大王……”

“有事说。”

“那个,我要……”

“别找打。”

尚清华鼓起勇气,又像是被放掉了身体里所有的气息。

“我……要搬家了。”

漠北君没说话。


6.

在尚清华离开漠北君之前,尚清华就喜欢漠北君了。

原因一辈子也弄不清的,太复杂。

依赖着习惯着就爱上了。

只是尚清华一辈子不打算告诉漠北君。

也不愿意告诉漠北君,看他一段时间内只能以打人泄愤,自己的心有多痛。


7.

不要想有什么挽留的后续了,尚清华和漠北君再见面是五年之后。

漠北君成了江湖中一个盟的盟主,亦正亦邪。

而尚清华当了个文官,也是衣食无忧了。

那会儿是朝廷派尚清华说服漠北君归顺皇帝。

报了自己的名号,漠北君手下就这么让他进去了。

尚清华觉得事情没那么巧。

可是真的就那么巧。

“尚清华。”

“在,大王。”

“何事?”

“劝你归顺朝廷。”

“……在这儿待两天,我考虑一下。”

尚清华诧异地看了漠北君一眼。

漠北君就那么盯着他,仿佛从前的从前就开始注视着。


8.

漠北终究还是同意了。

他问尚清华。

“我归顺朝廷,有好处吗?”

“自然啊,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任大王挑。”

“我当盟主,绫罗绸缎和奇珍异宝都不少。”

“那你想要什么?”

漠北君看着尚清华。

“你。还有,我需要他们可以保证你的一辈子安稳无忧。”

尚清华不作答。

“尚清华,你搬家那天,我就打算打片天下给你当家让你逍遥快活。”

尚清华暗自攥紧了拳头,脸还是羞红了。

眼泪也吧嗒吧嗒掉。

这样,这样就好。


【柳沈】日常日常?

*来自 @逆道 的……点文?

*别想歪,高中同桌之间而已咳x

*一个迷之结尾的文……



夏天到了。同学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度的感慨又来了。

有的——

“什么我的女神被隔壁班那个学霸抢走了!!我!不!甘!心!”

“哎妈呀亲爱的你就别发牢骚了,那个学霸啊平日闷骚,没想到发功明骚就……”

“我容易嘛我!追了三年啊!就这么跟人跑了!爸爸我不服!爸爸不同意!”

“死心吧傻逼,我你要不要?”

“不要!!”

“不要就麻溜地振作,看你前女神和那学霸在毕业前处多久!”

亦或是——

“等等等等——哎那个明帆啊,数理化老师是不是都和你说让你布置作业哦?”

“啊,婴婴啊,哈哈哈哈没错,是这样没错。”

“今天少点儿作业吧……我昨儿的作业还没补完呢……”

“……行,你说啥是啥。”

还有的这种——

“亲爱的玄儿,你就把作业借我抄吧借我抄吧借我抄吧……”

“不要,我柳哥好不容易把我弄开窍了,这都是我辛苦努力得来的!分给你亏死了!”

“我把柳哥给我讲过的习题集给你一份?”

“什么?!你还有他的习题集?!快交出来!!”

 

当然,作为沈·学霸长得超帅·清秋,自然是不需要吵吵闹闹的。

他旁边坐着柳清歌,沈清秋再闹也会被“冻”回去。

“清歌清歌?”

柳清歌挡住沈清秋脸的那堆书搬一点放到另一边。然后瞥他一眼,“怎么?”

沈清秋咬了咬笔头,咧嘴笑着:“今年高三了诶。”

那柳清歌侧头做起了习题:“是。”

“别那么凉嘛,怪渗人的,”沈清秋随手翻了翻书页,再把书合上,桌子上被书挤得没什么地方了,沈清秋把书摞高些,趴在了整理出来的桌子空地上,用笔在草稿纸上画着小桃心儿,“今年高三了,有想过报考那个大学吗?”

沈清秋得来的是一声嗤笑,接着。

“你觉得我还需要小心翼翼估测自己的成绩能到哪个大学的分数线吗?这个你最明白了,全年级第二秋。”

顿时,沈清秋感觉人格受到了人生中最为严重的侮辱以及打击——就是憋屈但是无话可说。“行行行,您最厉害了还不成?啊?万年榜首柳清歌?”

柳清歌轻轻“嗯”了一声,尾音上扬。然后他的笔顿了顿,然后以一个肉眼可见的弧度,笑了:“知道就好。”

见他心情难得好成这样,还见到了平日里极为稀罕的柳式微笑,沈清秋莫名其妙的满足不已。也就笑得更开心了:“你看啊,明帆又听婴婴的话了,你看他们啊,这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哦…”

“不知道。”刷题的人头也没抬。

“行,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不管怎么说他们叫我声师父,总是要管管的嘛…”沈清秋用两指捻着笔,瞧着笔在五指间灵活穿梭。然后将笔用力往桌上一拍。招手——

“明帆——婴婴——下节什么课呀——”

交谈甚欢的二人转头微笑着正打算告诉沈清秋,可沈清秋听见边上闷闷一声。

“数学。”

“哦,好,好。哎呀我的习题哪儿去了?!”

柳清歌笔尖一顿——放下了。然后熟络地把那套习题从沈清秋杂乱无章的书堆中揪出来,飞给沈清秋。“沈清秋,你的书堆该收拾了。语文数学英语摆一起我看你上课怎么办。”

话音一落,沈清秋朝着柳清歌吐了吐舌头,有些难堪地笑着:“好啦……收拾就收拾嘛……”

“沈清秋。”

“嗯?”

“笔没水了,借我一支。”

“哦……给,等等我刚刚看到你的笔还有挺多水的啊?”

“你走眼了。”


【柳沈短打】老师

*有病的脑洞。谜一般的设定:)

*来自 @innamorato 的点文!

*我每次更新都错过佳节真的好可怜啊hhhhhh



说真的,沈清秋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勤恳的老师。他觉得吧,作为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他的脾气非常非常非——常,好。

你知道的,因为很温柔的老师虽然能在小朋友心情好的时候和他们相处的很融洽,但小朋友一熊起来……

呵呵。

脾气好这点反而让优秀教师沈清秋极其苦恼。

直到有一天,他们班来了个很冷的小孩儿,他叫柳清歌。

“小朋友们,今天咱们班来了个新同学哦!”沈清秋半蹲着揽住柳清歌的肩膀,“他叫柳清歌,大家今后好好相处啊。”

柳清歌小朋友好像不满意沈清秋抢了他介绍自己的机会,冷哼一声,然后就不吭声了。

沈清秋:????????????????介绍他是有错吗还是咋啦?

然后一个学期,沈清秋都在摸索着柳清歌脾气好坏的规律。得出的结果就是——没有规律。

让沈老师引以为豪的能力瞬间感到无力的,只有柳清歌。

他阴晴不定,你害怕的时候他可能会很乐意和你聊两句,当你觉得你可以和他可以再多讲的时候,他连脸色都不给你摆一个。

这让沈老师头疼,但没办法。柳清歌还是全托。

“柳清歌,你为什么不爱说话呢?”沈清秋曾在柳清歌快睡午觉的时候这么问。

“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说话。”柳清歌反问。

“因为……为了你们啊。”

柳清歌深深地看了沈清秋一眼,突然锁定自己的澄澈眼神让沈清秋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也是为了你。”柳清歌这么说,然后就翻身不再说话。




沈清秋开始观察柳清歌。

这个家伙,总是不合群,那些闹腾的很的小朋友们都好像在有意无意的避开他。是柳清歌太吓人了吗?

直到班里一个也很听话的小朋友洛冰河扯扯沈清秋的袖子,告诉他:“老师,别再接近他了,柳清歌的爸爸妈妈是坏人。”

“嗳?怎么会啊?”

“会的,班上的人都很清楚,”洛冰河信誓旦旦,“他的爸爸妈妈杀过人。”

哦……原来是这样。沈清秋想了想,觉得还是得和柳清歌谈谈。

沈清秋把柳清歌叫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小声说:“爸妈杀过人?”

柳清歌脸色一变。

看柳清歌的表情不太好,沈清秋笑着摸摸他的头:“不要怕啦,老师不排挤你。你别怕,小朋友们总是会把跟你有关系的人犯的错牵连到你身上去,老师不会的。”

作为小孩,柳清歌不是很能理解沈清秋的话,总归还是听懂了大概意思。他还是冷着脸,说:“老师,你不讨厌我?”

“是啊。”

“那你要做我一辈子的老师了。”

“???为什么??”

柳清歌微不可查的一笑,说:“因为,我爸妈杀人的事,只有你听了以后,不责怪我。”




END.

致歉

实在实在实在很抱歉!!

因为作者疏忽导致这几天都会超级忙!

临近开学啊好忙……

所以今天没办法更了……

 @innamorato 实在抱歉要拖更了qnq

截止了哦——

这次评论的人更多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明天开始更,我会尽量高产x

顺便给大家拜个晚年【?】

五十了啊_(:з」∠)_那就再来一波

一波点文,看情况写哪些,不多的话就写着去呗ԅ(¯ㅂ¯ԅ)

【漠尚AU】你到底在干什么

*来自 @蓝兔子的下午茶 的带梗点文!

*灵魂画手尚清华以及漠北君这个隐藏大佬

*双方都是现代社会好青年【?】但是跟三次元完全平行!

*我已经拿到成绩了,大家的心情还好吗?祝大家新年快乐!!


喜滋滋拿着压感笔在两指间晃着的尚清华,瞧着他画了几个小时的结构崩坏构图奇怪画风清奇的“杰作”,满意地咂咂嘴。

啊,仿佛见到达·芬奇怒撕世界名画了。

新时代的杰作啊!!!

尚清华蹦蹦跳跳到客厅边的冰箱中取了一罐啤酒,边往回走边拉开拉环。刚走进去,一仰头就是一大口。

他真的是极其。极其。极其不小心瞄到了电脑。

嘴里以及手里的啤酒撒一地。

这什么鬼玩意儿啊卧槽!!是谁!谁把我的杰作换掉了?!啊?!

简直不堪入目好吗?!画得真的是我家爱豆小天使吗?!论坛上一帖出去真的会遭迷妹迷弟团的集体追杀吧?!

超无语地把这几小时的辛苦作品给无情关闭。

上帝给了他一双码字无敌快的手,却不肯再给多加个美术超棒的BUFF……送一再送一不行吗?现在天界都这么不讲神情味吗?尚清华如是想着,打算去祸害人间——

他,打开了一款名叫“你画我猜”的游戏软件:)

于是,尚清华这只无敌小黑手画出来的东西真的是谁也猜不出,倒是尚清华的积分多了又多,那些玩家统统退出,死也不愿再和尚清华一块儿玩这个游戏。

无聊爆的尚清华在空游戏房间里等着,在屏幕边开始拖地。

等他拖完,一个玩家碰巧也进到了这个游戏房间。没有网名。尚清华想了想,好像只有VIP的名称一栏才能空着吧……

来自           ——还玩不玩,不玩就滚。

来自不上北大——…玩。

这家伙也有够霸道的哈。是不是哪个地方的小学生?尚清华心虚虚地应允了。

对方开局,尚清华两行辛酸泪。

我靠啊这画的什么鬼玩意?!他到底在干啥?!莫名和我一样的画风是什么意思?!啊各位朋友求求你们回来吧我知道错了。

但尚清华能说吗?他不能说。

为了游戏积分,为了最终的胜利,他猜!

这错乱的线条,这参差不齐的结尾……

来自不上北大——……荷花。

叮一声后,“不上北大”积分+1

好吧,运气挺好。

轮到尚清华。尚清华执意要让那家伙臣服于他的画技之下,结果也还是一团不明物体。

来自          ——……汽水罐。

叮!“          ”积分+1

你以为他们心灵相通? 不

第一局后,他俩猜的都是错的。可对面就是死也不让他走,说什么这软件他家开发的啊实名注册查得到他不陪着就杀到他家之类的……

确确实实是吓到尚清华了,但尚清华现在必须得先写稿子。

来自不上北大——我服了我服了,哥哥,别玩儿了成吗?你是我大王,别玩儿了,再玩我废掉了,就码不完稿子了。

来自          ——……

来自不上北大——这样,咱俩加个好友吧?还是留个电话?下次约哈,我实在是有点儿撑不住。

来自          ——电话142xxxxxxxx

来自不上北大——好嘞好嘞!大王再见!

没等对面那位主子说话,尚清华连忙就关掉了页面。

惨了,答应读者的八点更新!

没想到的是,那主子还真的是查到尚清华电话了。周末尚清华就接到了一通未知来电。

啊……这前三位号码有点儿熟悉呢,在哪儿见过?

“你好……”尚清华眯瞪着说。

“不上北大,我们约好的。”

等等……嗯……那位大王?

“啊,原来是你。抱歉我现在没……”

“现在八点二十三,九点,上网。”

然后就挂掉了。

很好很好,你非常成功的吓到我了。尚清华麻溜地起床刷牙漱口,陪着对面那位任性的大王玩儿了俩小时。那位似乎很高兴。

来自          ——明天继续。

来自不上北大——哎哟喂大王啊,您可别折磨小的,我明天可要上班。

来自          ——我知道。明天晚上,我知道公司七点下班,不碍着。

来自不上北大——你怎么知道?可万一我要加班……

来自          ——不会。

然后就下线了。尚清华为自己默哀三秒。被不知名网友要挟了吗这是……

可当天,确实是没有加班。那位祖宗要求陪着玩的那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做。尚清华难免觉得有些奇怪,可又认为是碰巧。

直到祖宗打电话来,路过的前台小哥叫道——

“卧槽,尚清华,你怎么有的总裁电话?!”

……

哎呀,好像是被大佬缠上了。

确认了身份后,尚清华却是缩头缩脚不敢出现了。

自己和总裁有过什么交集吗?好像自从他进公司也就是偶尔见到总裁走过去。

总裁叫啥名儿来着?哦……好像是漠北君。

反正总裁也不常过来,那就好好上班努力赚钱呗。

可是啊……漠北君最近好像特别闲,整天打电话给尚清华。尚清华想着:好像不太对啊,总裁秘书一定忙死在办公室了吧……

后来漠北君大总裁亲自来找尚清华了。

“想不起来吗?”

“大……呃……总裁,您说什么?”

“高中坐你边上的。”

尚清华呆了几秒,然后隐隐约约一些记忆就出来了。

好像是有这个人吧?

“那会儿就喜欢你。”漠北君说道。

“嗯……?”

沉默了好一会儿,尚清华才鼓足勇气,说——

“抱歉,大王……呃,总裁。”

然后想了想,继续说:“毕竟那会儿只有对你的崇拜,所以……我不能接受您的感情。”

“好,我知道了。”漠北君说,“大不了我追你。”

那个平常的工作日,好像有了个不得了的追求者呢。


END。

————————————————

好吧……侧重不知道在哪。

【漠尚短打】算数

*来自 @华儿 的点文!

*设定我就不告诉你们_(:зゝ∠)_反正看了文就知道啦。(其实就是不知道是啥设定)

*原著的另一个平行世界(?)文笔渣,不过照例甜。

*但愿食用愉快❤



假如喜欢自己创造出来的人物,算不算是乱伦啊?

尚清华被漠北君拖回来养伤时闲着无聊就开始天马行空的幻想和思考。不管怎么说,反正尚清华是乐在其中的。

你瞧啊,漠北君可是北疆的霸主,哪来那么多闲工夫陪着尚清华扯淡。就算是有这功夫,也一定不陪尚清华扯东扯西谈天说地——漠北君本来就凉得慌,再加上他不善言辞又暴脾气的设定,尚清华要么被言语冷到失去交流的欲望,要么在伤还没养好前又再躺上个十天半个月。

果然还是自个儿跟自个儿玩好,有趣又安全。

不能跟黄瓜兄唠嗑的日子也是挺难熬的……

想到这儿,尚清华又是叹了一口气。这叫什么事儿啊?不就是残了腿吗,又不是不能爬。

????

好吧,爬着出去是有点儿奇怪。可是这整天整夜待在屋内窝在被子里,暖和是挺暖和的,就是闷。

无聊。

难受。

想嗨。

想浪。

想唠嗑。

想调戏妹子。

想恭维漠北君。

????

好吧,他确实是有点儿想漠北君的……毕竟……他前段时间总会出来露个面,现在连门前的影儿都见不着,真的是想念那种虽然会被揍但忙忙碌碌很充实的从前呢。

正当尚清华长吁短叹,房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了。

是漠北君吗?尚清华向外瞧了瞧。

站在门边的是漠北君的侍女,一个挽着双丫髻的那个粉嫩嫩的姑娘。

她的名字就叫姑娘。

自己真是瞎了,这都能看错……啊……尚清华又开始游走在自己的脑洞里。

“尚先生,请您下来。”姑娘脆生生的声音悦耳,“主人唤你前去一见。”

“啊哈哈哈,姑娘呀,我这不方便……”

“主人说了,没死就给他滚过去。”

“姑娘,不是我说你,女孩子家,这等粗言还是别……”

“姑娘只是传达主人的原话。”

……挺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尚清华一秒钟也不敢耽搁了,立马给漠北君滚过去。

在书房找着漠北君的。昏黄的烛光摇摇曳曳,称着漠北君的脸也是阴阴明明。漠北君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面瘫。或许是烛光与阴影的界限太过清楚,五官似乎比往常要更立体些。漠北君不说话,尚清华也就这么干等着。眼睛左看右看,看完书架看毛笔架,看完椅子又看手,实在是没啥可看了,尚清华就壮着胆子去看漠北君——他嘴轻抿着,敛下的眼睑垂下的长睫毛也是微微颤着,鼻梁不算太挺,刚合适的高度。嗯……眉毛也好看,都好看,不愧是我的嘿嘿嘿……

这时,尚清华已经YY了许久,漠北君见尚清华不说话,也像是再也见不得一眼那些要批阅的东西了,一推,脸色木木地,说:

“你为什么不说话?”

“……啊?哦。大王,因为您没发话嘛,小的不敢出声哈哈哈……”

漠北君似乎是不兴与尚清华再对话,哼一声,别过头去就不说话了。尚清华一头雾水

这啥情况?!

老实说,尚清华自从捏……呃,掐了漠北君的脸以后,对待漠北君就一直不自然。

他妈的多说一句都找打啊!!

但前段时间漠北君的悉心照料确实是肉眼可见的多啊。尚清华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给漠北君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才好。虽然心里的欣喜满的装不下了,那些小娇气也正是在萌芽。

被宠的感觉真好。尚清华甜滋滋的想着,可最近漠北君莫名其妙的忙了起来,所以也就不能再享受那种感觉啦……

所以说小娇气被宠出来了嘛,本来这些照料就是施舍,同情,主动权完全不在尚清华手里,漠北君自觉点到即止。

“大王……这么晚了,您叫我来有什么吩咐?”尚清华小心翼翼地开口说。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漠北君沉闷闷地道,然后正视尚清华,“伴随我一生一世,算数吗。”

“算,算数啊……”尚清华一脸懵逼,这没头没尾的问题有点儿突兀啊,“怎么了吗大王?”

“没怎么,你回去吧。”

于是,尚清华也就这么晕晕乎乎回了房间。

唉,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半夜了。尚清华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儿凉。

是不是自己踢被子了?大王的宫殿里不盖被子真的会很冷。

刚想扯被子盖,却摸到了熟悉的绒毛长袍。

等等?!?!

大大大大大王?!!

吓得尚清华瞪圆了眼睛,只见得漠北君正伏在他身上。

唇贴唇。

这可吓坏了尚清华,奈何挣脱不开。

当漠北君睁眼,两人的视线对上时,尚清华一愣。

那是自己最为羡慕的眼睛啊。湛蓝的,幽深不显空洞的,绝美无双的眼睛啊。

如果喜欢上自己创造的人物,算乱伦吗?

可去他妈的。

这是自己最喜欢最喜欢的人物,也是自己最喜欢最喜欢的人啊。

“尚清华。”

“小的在。”

“伴随我一生一世,还算数吗?”

借着窗外的微微星光,明明是什么都瞧不清啊,两人却见着了最美好的彼此。

“算数啊。”


END。

——————————————————————

作者的话:

果然没有侧重点是不行的……

【尤昴短打】加班

*来自@脑洞扩张患者 的点文

*实在艾特不到这位,也不知道自家电脑突然抽什么风……十分抱歉

*照例文笔没长进,结局HE

*老夫老夫设定,现代上下级之恋,

*跟原文基本没什么关系了果然还是用架空+OOC描述更好……

愿各位使用愉快。

————————-——-————-——————————

“啊,昴!请等一下!”艾米丽娅唤住了正要下班的菜月昴,急匆匆将一沓文件给了他,“这些文件,本来说好今天上午再给你的,只不过手下的人今天效率似乎异常的低,可是可是……你知道上面要答复比较急,所以……”

“好啦,我知道了,反正我回家也没什么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放心吧!”菜月昴笑嘻嘻地接过了文件,连声安抚着自责的艾米丽娅,回到自己的岗位,打开电脑忙活起来。

“太感谢了!”艾米丽娅微笑着鞠个躬,声音透着激动,“那,那,我帮你去泡杯咖啡。”“好,谢谢。”菜月昴的眼神没有离开电脑,随意地答谢了一句。

要知道,工作的时候他可不会分心。

艾米丽娅跑到楼下煮咖啡的地方去了,这层楼也就只剩下菜月昴一个人。敲击键盘的声音清脆又机械,称得周围更加安静。

本来说打算和尤里乌斯出去逛一下的,毕竟是元旦了……唉,工作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准点的麻烦呀……菜月昴内心满是可惜之情,叹口气,继续工作。

脚步声渐渐清晰了起来。菜月昴想想,大概是艾米丽娅端着咖啡回来了吧。

结果是被拥入了怀中。

“艾米……呃……尤里乌斯?你不是该在家么?”菜月昴以为是艾米丽娅吓了一跳,敲击键盘的手指也停下了,扭头看向后面的人——是尤里乌斯,心里疑惑不已。只见尤里乌斯满脸都像是写满了不悦,还有掩不住的懊恼。

尤里乌斯将菜月昴的转椅转向自己,双手伸前去按在菜月昴后边的桌子上,让菜月昴的空间只有他的怀抱。“说好今天出去走走,放我鸽子的人还理直气壮让我在没你的家里面待着?”尤里乌斯的声音比以往低沉了许多,听起来他是十分不高兴的。不过菜月昴不怎么吃这套,闷闷地回答尤里乌斯:“这怎么怪我啊?这是工作,工作肯定是不能拖的啊,身为我上司的你应该能理解我才对吧?”

话出口,两人之间的气氛凉了许多。尤里乌斯不说话,菜月昴也闭眼不语。

胶着了很久。菜月昴悄悄瞄了一眼尤里乌斯——他穿得有些单薄,外面只套着一件秋天的外套。菜月昴开口道:“天气冷,你就穿这么点,想冻死吗?”“你又不在,穿得那么厚做什么。”尤里乌斯十分僵硬地说。

“这有什么关系吗?!”

“有。没你我就做不成任何事。”

“……”

菜月昴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脸上滚烫烫。这家伙,情话一套套不知道从哪来的,肉麻死了。

不过艾米丽娅哪去了?“喂,艾米丽娅哪去了?”菜月昴问。“噢,她回家了。”尤里乌斯不以为然,然后又是不高兴,“你突然提别人做什么?”

“她刚刚帮我泡咖啡!!我的咖啡啊!!”

“工作放下,明天做,天天熬夜容易猝死。”

真是的,菜月昴气鼓鼓的有气也不知往哪发泄,只得谈钱:“你说我工资怎么办?啊?你给我啊?是不是?”

尤里乌斯笑眯眯地说:“不然呢?我身为总裁,工资不是我给你,还能是谁?”

啊呀,倒是忘了这茬。

瞬间就破功的菜月昴尴尬地起身就想走。但又意识到现在正被尤里乌斯包围着是跑不了的,于是就不再说话。

“走了,回去吧,”尤里乌斯握住菜月昴的手,轻轻捏了捏,目光柔柔落在那只手上,“今天太晚了,回去洗澡睡觉。”

“嗯……”菜月昴起身,收拾收拾自己桌上的东西,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了尤里乌斯,说,“先穿着吧,外头冷,不穿回头感冒我让你自生自灭。”

“那你怎么办?”

“我不怕冷。”

心头一暖,尤里乌斯瞧着正经的菜月昴,笑容也不禁更灿烂。打横抱起了菜月昴,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就这样吧,你的衣服给我,你在我这儿取暖。不然到时候感冒了传染给我,我工作怠慢了可就是你的事情了。”

“知道了……刚刚还说我呢,你瞧你现在倒是知道后果了。”

“我跟你可不一样。你的工作是娱乐,我的工作是养家。”

一步,一步。

沉稳坚定的心跳,流淌着的血液,混着温暖的体香。两人都感受到了,大脑放空,一切都那么模糊,可彼此是那么清楚地活在世界里。

早就知道,我是属于你的。我全是你的。

明明想着我不奢望你的什么,却还是想得寸进尺地占有你所有空闲的时间,占领你那令我着迷的温柔视线。


END

————————————————

作者的话:

明天就是元旦啦,祝大家元旦快乐!!!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大概是“尤里乌斯觉得太晚了要赶紧催老婆回家洗洗睡”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反正我的脑洞已经把我自己甜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